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
当前位置 :
爱,这么疼
更新时间:2024-02-22 09:53:24

对着箱子,我泪流满面。疼,一层层漫上来……

爱,这么疼

我从小就不喜欢她,因为她总是打我。从外面玩累了跑回家,我总是习惯地一边大喊一声“奶奶”,一边到处找吃的。她就会踮着脚走到我后面,抬起手,在我屁股上猛拍一巴掌,大吼:“我让你叫奶奶!”我的屁股火烧火燎地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我一直想走,回到奶奶家去。好几次趁她不注意逃离了小院子,结果没跑到村口就被她捉回来,免不了一顿打,她好像随时都有一股无名的火气。

她的钱藏在裤子口袋里,包了两层手绢。那手绢白白的,上面绣上了一朵牡丹花。我一直觊觎那手绢,可她藏得严严的。她每样东西似乎都很好看:茶杯是成套的,炕上铺了大红的绒毯,鞋垫上总绣着花,头发梳得油光光的。

可是她不爱我。

我常常想起奶奶,难过得我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奶奶对我多好啊,夏天带我上山采野果吃,冬天将我搂在被窝里讲孙悟空大闹天宫。

前几年,她到奶奶家去——身上穿着崭新的藏青色旗袍,头发拢在脑后。我看着新鲜,吃饭的时候,一边叫着“姥姥”,一边凑到她跟前去讨吃的。她一抬眼睛,呵斥:“小孩子,真没规矩!”那神情,我一直记在心里。奶奶见她呵斥我,立刻变了脸色,拉着我的手走开了,爸爸妈妈也很尴尬,默默低头吃饭。

只不过是两年时间,我就来到了她的身边,每天吃她做的饭,住她的房子,挨她的打。

上学了,她给我做的书包是最好看的,用布角拼出好看的五角星,带子上还缝了蝴蝶结,可是我一点儿也不开心。刚开始上学,人家都有爸爸妈妈当宝贝似的接送,我却一个人背着大大的书包,一步步独自往回走。期待着夕阳里她能站在村口接我,可每次我都失望而归。她不是在菜园子里忙活,就是推着三轮车卖莱去了。

门上了锁,我只好蹲在门口等。好几次,我冲她大吼,扬言如果她再锁门我就不回这个家了,她睬都不睬我,轻描淡写地说:“你能去哪里?”

学校开家长会了,她没空去,每天都在忙碌:种菜,除虫,拔草,卖莱。

年末的家长会上,我因为考了前三名,特别想妈妈一同分享我的荣耀。正是农闲时节,几乎所有家长都来了。孩子们在父母跟前撒娇、打闹,只有我一个人形单影只。调皮的男同学嘲笑我,间或还有别的家长投来的复杂眼神,我心里难过得要命,于是我决定自己去找妈妈。那天,奖状都没有领取,我就一个人踏上了出村的路。

三年没走过,路已经生疏了,幸好,我还记得家里的村名。下了雪,我一个人在雪地里一路走一路打听,终于摸索到村口。熟悉的景物扑面而来,我觉得喉咙发紧,手心里冒汗,心咚咚地跳。三年了,我想了三年,今天终于回到家了。正在狂喜的时候,我看到了她和妈妈,妈妈走在她身边,看样子是送她的。原来她看妈妈都是等我上学的时候,只是不让我知道,我心里忽然涌上了一股恨意。

悄悄跟在后面的我看到,她怒气冲冲地甩掉妈妈的手,大步走了。看着她的背影,妈妈偷偷地抹眼泪。

我再也忍不住,从房子后面跳出来,大喊一声:“妈!”作势要扑在她怀里,妈妈一惊,扭头躲了一下子,尽管她脸上仍然是笑的,我还是清晰地感觉到这微小的躲闪,妈妈大概是意识到了,有些尴尬地说:“燕儿长高了,漂亮了!”

听到我的喊声,她跌跌撞撞地跑回来,因为太急,还摔了一跤。靠近我身旁,她拉起我,大声说:“走,咱回家。”

我被她拖着走,在雪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我以为妈妈一定会上来拉住我,或者拉开她,可是妈妈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我的心,霎时也落满了雪。

以前,我一直缠着她要爸爸妈妈,她脸上挂着霜,一边干活一边回答我:”你没有爸爸妈妈。”“你撒谎。”因为委屈我开始哭喊,“一定是你硬要我跟你做伴,不让我见他们。”她怔了怔,扬起巴掌拍了过来。

现在,我有点儿明白了,一定是妈妈和奶奶不要我了。

回到家之后,我好像一下子就懂事了,什么也没问,默默地跟在她后面摆碗筷。她一直跟我说话,说:“燕儿,今天领奖状没?姥姥给你做饺子吃好不……”我不作声,心却被悲伤淹没——为什么没有人来爱我?

此后,我再也没有提过妈妈和奶奶,日子平静却不快乐。

那个时候,她也就五十岁吧,姥爷过世了,舅舅住得远,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五间房子显得空落落的。她爱絮叨,每天吃完晚饭就一边数落我一边缝缝补补,赚些钱贴补生活,总说我是“讨债鬼”、“搅人精”这样的话。火盆里埋着土豆和红薯,盆沿上烤着花生。

我写作业,看书;她做针线,绣花。那些零食我们一人分一半,大多数的晚上,时间就这样打发。

初三开始,总有个高年级男生天天跑到老槐树下等我一起上学,他偷偷拉我的手,我心里像漫过蜜一样甜。我每天都想让自己更好看些,在头发上别一朵花或者用彩色的毛线拼成一朵花来戴。但是我却不能向她张口要零花钱,我虽然不喜欢她,可是,我知道赚钱辛苦,她更辛苦。

假期的时候,她推着很重的三轮车去集市卖菜,我推着小车子卖冰棍儿,遇见同学我总是羞愧难当。她却坦然地大声吆喝:“小葱小葱,鲜嫩的小葱——”我缩着头,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她却在旁边和我嚷嚷:“有什么丢人,自己赚钱自己花,你不吆喝卖不完,别指望我给你交学费。”

第二天,她就真不管我了,扔给我一箱冰棍,卖菜去了。

哪里有这样的姥姥。我跟邻居大妈说她的坏话:“她跟谁都不亲,只爱她自己,真自私。”邻居大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你姥姥精致一辈子喽……”

我不服气,我亲眼看见她为了一毛钱跟人家争得你死我活。

不过她确实爱美,还爱吃零食,没有钱买蜜饯水果的时候,她的口袋里就总是装着花生,炒熟了再卤一遍,味非常美。那是她自己的,分给我也总是很少的一点儿,她说:“你还小,日后有的是时间,姥姥是快入土的人了,再不享受就没机会了。”所以,我刚刚够到锅台,她就将做饭的任务交给了我,自己清闲。

有一年夏天,她种了香菜,那一年香菜奇贵,我们卖了之后,除去生活居然还剩了一点。她兴冲冲拉着我去逛街,到最后,却给自己买了件蓝紫色的天鹅绒旗袍,滚着边儿,显腰身又好看,却死贵。看着她兴高采烈地捧着旗袍,我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洗得发白的旧衣服,转身回家去了。

那个高年级男生最终厌倦了打扮得像男孩子的我,去追求别人了,我整整郁闷了一个月,她都没发现。

那天晚上,她穿上新买的旗袍在镜子前照来照去,终于满脸惆怅道:“老了,穿啥也不好看了。”我偷眼看,她早巳没了我第一次见她的爽利样子,头发悉数花白,也乱,不再光溜溜了。她失落得不行,整晚都在看以前的旧照片。

我心里忽然有点儿难过,不光为她的苍老,更为了这么多无爱的空白岁月,命运将我和她拴在一起,我是那么委屈和难过。

得知我考上大学的时候她高兴坏了,不住地走来走去,说着话。她说我小时候总是试图逃学去捉蚂蚱,她为了这件事打了我好几回;说我作文写得好,老师总夸奖……我没言语。她只知道我逃学去捉蚂蚱,却不知道我是为了逃避同学们的嘲笑;我作文写得好,也是因为过早品尝了生活的苦涩。她是个自私的老太太,什么也不知道。

百百课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PC端 | 移动端 | mip端
百百课(baibeike.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百百课 baibeike.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