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
当前位置 :
精神分裂
更新时间:2024-02-29 20:17:45

【第一章】两生花

精神分裂

“夏雪你怎么回事儿!计划包边错误百出,不想干就滚回家,我这儿不留没用的人!“刻薄的女上司狠狠的将一叠计划报表摔在夏雪的脸上,纸页划过脸颊产生的细微的刺痛仿佛伤在夏雪心里一般。

夏雪低下头,强忍住眼里滚烫的泪花。她是个很要强的女孩儿,从小,就拼命努力想要靠自己优异的成绩来谋求一份好的工作,好的前程。不得不提的是夏雪长的很漂亮,明眸皓齿仿若流落人间的谪仙。但是她不愿意让自己依赖外表来获取成功。那样浅薄的不费吹灰之力的成功总是让夏雪觉的恶心。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夏雪的双胞胎姐姐----夏雨,并不曾付出过一丝一毫的努力,仅仅是凭借着妩媚的样貌跟娇嗲的性子就紧紧握住了一个富商的心。

夏雨在成了富商的情人之后,越发的懒惰任性起来,她搬出了跟夏雪合租的小屋,住进了一间近郊的别墅中,扬言要过精致的生活。其实,很多个晚上,夏雪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工作累的倒在床上,连脱掉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了的时候,也幻想着要是能像姐姐那样美美洗个澡,气定神闲的敷着面膜躺在柔软的羽绒被上该有多好。

可是第二天,当闹钟又一次响起来的时候,夏雪还是会拖着疲惫的身躯躯爬起来,在心里为自己加油鼓劲儿,然后,继续着辛苦的工作。

这样的生活平静,却又有条不紊的继续着,直到有一天,噩梦像是投入湖水中的小石子,在夏雪的生命里激起了一圈涟漪。

【第二章】噩梦

那一天是周六,夏雪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换了衣服之后直奔厨房,打算犒劳一下自己。她刚刚因为写了一份杰出的策划案而被老板称赞,还涨了奖金。夏雪觉得自己想着心里的美好未来有进一步,不禁欢喜的哼起了小曲儿。

吃过饭,不知怎的一阵疲倦包围了夏雪。她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才八点钟。现在睡觉也太早了。夏雪洗了把脸,打算重振精神继续写一份报告单,可是那种难以抵抗的困顿一点一点蚕食着夏雪的神经,眼前的电脑屏幕渐渐凝成了一片白光,打的什么字儿都看不清了,可是夏雪的双手还是不断的在敲击键盘。

夏雪有一点儿害怕了,她觉得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周身的空气仿佛被吸干了一样,呼吸变得异常困难。她索性闭上眼睛。冥冥之中身后好像有微弱的气体吹响夏雪的脖颈儿,好像有人在她身后呼吸。夏雪一个机灵,全身的汗毛好像都竖起来了一样,这时,空气中的压抑感好像一瞬间消失了,夏雪双手捂住胸口吃力的喘着气。

良久,夏雪才感觉到身体恢复了正常,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是一片血红的电脑屏幕!夏雪尖叫起来,她几乎从椅子上跌落在地上。电脑屏幕上用一号的字体,写出了“我死了,尸体在环山别墅地下一层”的字样。

夏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两行字难道是刚刚自己打出来的?她想起姐姐曾说过要搬去环山别墅,但是怎么会……夏雪伸出颤抖的双手关上了电脑,她俯身上了床,将自己紧紧的裹紧被子里。莫不是是最近太拼命了身体产生幻觉了,夏雪想,只要睡一觉就会好了,睡一觉,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天不遂人愿,一连数日,夏雪都被噩梦包围着,那些萦绕在耳边的呓语像是生了根一样扎在了她的心里,已经不仅仅是晚上了,甚至白天工作的时候,夏雪都不断的听到有人在她的耳边说话,但是内容始终模糊不清。

终于,在夏雪的工作又出现了一个大的失误后,她被勒令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夏雪走在回家的路上,总管凶巴巴的说辞还挂在耳边:“要是休息不好,就不用回来了!”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站在自家门口,凝视着那个黑黝黝的大门,夏雪甚至没有勇气推开它,天知道今天午夜等待夏雪的会是什么。她终于忍不住掩面哭泣,泪珠打湿了门口的水泥地,仿佛在那灰色的地板上绽放出一朵朵细碎的花朵。

吱呀一声,门突然开了。夏雪吓得退缩到了楼梯口商,屋里的灯是亮的,逆着光走出一个高大的人影,他来到夏雪的身边,伸出手,将她扶了起来。“你是夏雪吧,今天下午是你报的案吗?”那人问道。

夏雪一头雾水的看着眼前的人,那是一个穿着整齐制服的警察,眉宇之间带着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什么报案?”夏雪声音颤抖的问着。

“你不是说姐姐夏雨被谋杀了?尸体在环山别墅地下一层?!”警察挑起了眉,有些生气的质问着夏雪。夏雪刚想矢口否认,但是话到嘴边却硬生生的改成了“是。”“那你跟我去警察局录个笔录吧,明晚我们一起去环山别墅看看。”

或许真的是姐姐出了什么事儿,最近这段时间晚上不断的梦到姐姐,她总是以身湿漉漉的样子,趴在自己的床边失声哭泣,但是自己只能看到她长大了涂着猩红唇彩的唇,却听不到她发出的声音。

姐姐想告诉自己什么,或许她真的出事了?不论真相是哪种,夏雪觉得自己都要去一趟环山别墅。在这样下去,恐怕自己的神经真的会崩溃的。

【第三章】藏尸地

次日的晚上七点,夏雪乘上了去往环山别墅的公交车,与她一路随行的是昨晚的警察杨磊。杨磊跟她从未见过面,但是夏雪总觉得好像从哪里见他,那张精致的面孔非常的熟悉。

环山别墅在城郊的一座半山腰上,车子行驶的很是缓慢,看着越来越近的别墅群,不知怎么夏雪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想要快点过去的冲动,仿佛有什么在鞭策着她。等到了站几乎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下了车,夏雪一路跑到了别墅门口。

看着别墅精致的大门,夏雪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未来过姐姐这里,她也没给过自己钥匙,该怎么进去?就在这个时候,夏雪看到了门口的密码锁,几乎是凭着直觉,夏雪抬起手,在上面按下了一串数字。显示屏幕绿光一闪,门就自动的开了。“怎么回事?”杨磊问。夏雪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摇了摇头,走进了那扇华丽的大门。

屋子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难闻的味道,像是经久不透风所产生的霉味。夏雪掩住了口鼻,寻找着通向地下室的路。那里,是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姐姐死去的地方。

杨磊紧张的跟在夏雪的身后,他们两人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没有什么收获。但是凭借着作为一个警察的直觉,他觉得这个房子很是不对劲。先不说为什么一直不开窗通风,而且厨房里连锅碗瓢盆都没有,就算是房间的主人不愿做饭,总也要吃东西的吧。怎么会什么吃的都没有、而且屋子简直乱的要命,住这样豪华别墅的人总不至于请不起保洁人员吧。

两人转到一扇屏风之后,看到地板上有一扇小门。杨磊抽出别再腰间的手枪,开了保险栓,然后,拉开了那扇门。一股刺鼻的酸臭扑面而来,尽管两人都早有准备,还是被呛的喘不上气。“是高浓甲醇,不要进去!”杨磊迅速的关上了门,他跑到了厨房,用水打湿了自己的衣服掩住了口鼻,才敢重新回到那个通向地下室的门。只是当杨磊再回到那里的时候,夏雪已经不见了。

“夏雪!你到哪去了!”杨磊不断的呼唤着。但是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不断的回荡。难道是因为太思念姐姐,夏雪先下到地下室里了?杨磊不禁为夏雪捏了一把冷汗,那个刺鼻的酸臭味应该是甲醇的味道,那种东西具有防腐的作用,但是人吸入过多会麻痹神经,对身体造成极大的影响。

想到这儿,杨磊急忙拉开了那扇门,他急匆匆的踏过那木质的楼梯,向着黝黑的地下前行。杨磊的手电产生的光亮跟地下室里的黑暗比起来简直像一闪而过的流星,根本无法看到整个地下室的样子。

地下室太大了,杨磊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很久了,却还没有走到头。在未知的黑暗中,人不免会变得恐惧起来,这样走着走着,杨磊突然感到有人拉了他一下。杨磊猛地回过头,身后却什么人都没有。手电筒的光一晃一晃的,杨磊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看到了墙壁上一个按钮,他一按下去,地下室里瞬间亮了起来。

杨磊回过头,惊讶的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池子边上,只要再往前一步,就会跌进去。池里是一汪粘腻的绿色,上面漂浮着一层细密的泡沫。冷汗不知何时将杨磊的衣服沾湿了,他仿佛被定住一样动弹不得。渐渐的,池子里有了一点儿动静,一抹黑色从池底缓慢的浮了上来,它飘散在池水里,像是化开的墨滴。

那抹黑色好像是人的头发,发丝下面,是一张早就腐坏的不像样的脸,已经无法辨别它原来的样子了。它身上挂着些粘湿的碎布,大概是生前的衣物。看到这样恐怖的场景,就算是看尸体已经习惯的杨磊也受不了了,他忍不住低下头剧烈的呕吐起来。

随后杨磊狼狈的爬出了地下室,报了警。很快,呼啸着赶来的警车保卫了这栋环山别墅。经过DNA认定,那具浸泡在甲醇里的,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是夏雪。尸体死因不明,死亡时间已经三年了。然而,搜遍了整间屋子都没有找到夏雪的身影。

“死者是夏雪?不对,那是夏雪的姐姐!”杨磊惊讶的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法医,法医没有说话,只是将一叠证件甩给杨磊。那是夏雪家的户口本复印件,子女一栏上清楚的印着:独生。

怎么可能?杨磊在心里喊着,那个神秘消失的女孩儿究竟去了那里?

【第四章】错位

夏雪跌跌撞撞的跑着,鞋子不知何时已经被甩掉了,可她却毫不在意。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会不断的梦到那个地方,为什么知道电子门的密码为什么,梦里的姐姐始终说不出话。

夏雪再一次闭上眼睛,她呼吸着山间清新的空气,凛冽的山风吹起她薄薄的衬衫,但是夏雪却感受不到一丝寒冷。“究竟谁才是真正活过的,夏雨?”夏雪呢喃着,轻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还未出口,就被呼啸着的风碾碎了。

踏着夜色,夏雪回到了家里,端坐在了镜子前面,掏出一只颜色猩红的唇膏。她将它抹在了自己的唇上,动作意外的熟练,仿佛天天都会对镜化妆一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夏雪笑了起来。镜子里那张并不熟悉的脸上,划过一丝泪光。

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自己异常努力的工作着,为的就是向全世界证明自己的能力。但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渐渐磨平了夏雪的雄心壮志,她开始在午夜时分幻想着一种轻松的,快乐的生活。午夜时分,她画上浓浓的妆,凝视着美丽妖娆的自己;而白天,她仍然勤勉的,一丝不苟的工作。

她就这样游走于两个极端,她的精神渐渐分裂,身体里似乎住着两个人,轮流统治者她的躯壳。而夜晚的统治者,名叫夏雨。白天的夏雪要强且坚韧,她努力的生活在现实生活中,看不起那些卖弄风骚的女人;而晚上的夏雨,抛弃了所谓的尊严,沉溺在纸醉金迷之中不可自拔,虚荣和不劳而获的快感像一张天鹅绒的床,夏雨在上面沉睡,不愿苏醒。

然而有一天,一个富商看中了夏雨,夏雨自然也心甘情愿的成为了他的情妇,她越发贪婪的要求富商满足她的种种需求,甚至要挟富商要做他的妻子,再一次激烈的争吵过后,富商一时失手,将夏雨从楼梯上推了下去,她登时就没了呼吸。富商怕承担责任,就将尸体藏进了地下室,用甲醇浸泡起来,不让尸体太快腐败。

夏雨的尸体就这样静静的飘在了环山别墅的地下室里,但是,第二天的清晨,夏雪却在自己的出租屋里睁开了眼睛。

“她”跟“她”,仿佛从那一刻起没了关联,夏雪还是过着自己平静的生活,只是在无数个梦里,会梦到夏雨,她张着嘴像是要告诉夏雪什么,却始终说不出话来。当夏雪来到环山别墅,站在地下室入口的那个瞬间,所有的回忆涌进了她的脑海里,夏雨已经死了,下面是她的尸体,但是,自己还是会走路会呼吸的。夏雪无法面对这个现实,她趁杨磊去厨房的时候逃离了环山别墅。

夏雪,夏雨,究竟谁是被幻想出来的一场梦呢?夏雪捂住了自己的双眼,低声的啜泣起来,突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将夏雪拖回现实中。

“夏雪,你到哪里去了?”杨磊的声音有些焦急,夏雪恍惚之中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一会儿,杨磊赶到了夏雪身边,将那个单薄的女孩儿圈进自己的怀里。晨光再一次升起的时候,杨磊带着夏雪回到了她的出租房里。

夏雪收到了惊吓,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而杨磊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打量着夏雪的脸庞。“小雪,之前是我的错,不过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第五章】尾声

“局长,凶手的尸体找到了,跟夏雪的一起泡在地下室里,大概是杀了人之后也自杀了吧。”

“嗯,结案吧。”局长说着,将这起凶杀案的档案装进袋子里。不经意间,一张凶手的照片掉了出来,局长弯下腰捡起那张照片,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唔,这个凶手长得跟杨磊倒是挺像的呢,不过性格可是天壤之别啊。”局长笑了笑,将照片装回了档案袋里。

百百课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PC端 | 移动端 | mip端
百百课(baibeike.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百百课 baibeike.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3